中国扩大开放:北京允许外商投资音像制品业

时间:2019-06-15 19:45:18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3月8日下午3时,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王晨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上作关于外商投资法草案的说明。据悉,外商投资法草案将在两会期间进行表决,其将取代“外资三法”成为新时代我国利用外资的基础性法律。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在此之前的1月,国务院批复了《全面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 ,《方案》进一步扩大开放程度,在文娱产业方面,在“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这一条中,相对2015年放开了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服务地域限制,规定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服务。

织梦好,好织梦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副教授姜荣春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文化产业不仅具有经济功能,也具有意识形态功能,在扩大开放过程中,必须提倡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相结合,且将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严格把控扩大开放的方向、方式、进程和节奏,综合考虑国家安全问题。 内容来自dedecms

  2015年5月,国务院公布《关于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总体方案的批复》,同意在北京市开展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试点期3年。

本文来自织梦

  根据上述方案,在文化产业方面,规定在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在北京市域范围内提供服务。

本文来自织梦

  2017年为进一步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国务院批复《深化改革推进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方案》,同意北京市在试点期内进一步深化服务业开放综合试点。针对文化产业,提出开放措施包括允许外商投资音像制品制作业务(限于在北京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中国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区、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内开展合作,中方应掌握经营主导权和内容终审权);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外商投资设立演出场所经营单位,不设投资比例限制;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外商投资设立娱乐场所,不设投资比例限制。 copyright dedecms

  到了2019年,《方案》中,文娱产业方面的开放措施包括: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外商投资设立演出场所经营单位,不设投资比例限制;选择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并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服务;允许外商投资音像制品制作业务(限于在北京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中国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区、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内开展合作,中方应掌握经营主导权和内容终审权)。 dedecms.com

  姜荣春对记者分析认为,从2015年到2019年,作为我国首个且至今唯一的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所取得成果体现了我国在扩大服务开放中取得的前沿成果。文化娱乐产业可以简单划分为市场渠道和内容生产两个主要层面,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市场渠道方面,放开了对外资投资演出经纪机构、设立娱乐场所和演出场所经营单位的股比限制;且放开对于外资独资演出经纪机构的服务地域限制。二是在内容制作方面,在中方掌握经营主导权和内容终审权的前提下,允许外商在北京国家音乐产业基地、中国北京出版创意产业园区、北京国家数字出版基地内投资音像制品制作业务,开展合作。 内容来自dedecms

  对比三次方案可以发现,针对文化产业的开放在不断推进。中央财经大学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鹏举接受记者采访表示:“从国务院的连续三次关于开放的批复可以看出,在不断进行探索,在可控的范围内进行文化产业的开放试点。我将此看成在尝试更高水平和更大范围的文化产业开放的试点压力测试 ,即尝试这种开放是不是在相对可控的范围,实际上也在测试外资的接受程度,另外也在观察国内文化产业在不断开放中的反应。”

织梦好,好织梦

  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刘俊海表示:“变化确实说明了在文娱业,对外开放的力度越来越扩大,内涵越来越丰富。”

内容来自dedecms

  魏鹏举向记者表示,高水平开放指的是,以前对外开放更多是在物质生产领域,但是现在扩展到了服务业,而其中的文化领域一直被认为是最关乎国家安全的一个部分,因此在开放程度方面一直比较谨慎。 dedecms.com

  姜荣春认为,文化产业与一般商业领域不同,不仅具有经济功能,也具有意识形态功能。由于开放效应的释放尚需时日,开放效果和潜在风险的展现和暴露需要时间,在文化产业扩大开放过程中,须综合考虑国家安全问题。 内容来自dedecms

  记者注意到,《娱乐场所管理条例》《营业性演出管理条例》《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措施(负面清单)(2018年版)》等法规条例中对外商投资文化娱乐业有相关的要求。比如,根据《娱乐场所管理条例》,外国投资者可以与中国投资者依法设立中外合资经营、中外合作经营的娱乐场所,不得设立外商独资经营的娱乐场所。

copyright dedecms

  而在北京市连续几年的试点方案中,2015年提出在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在北京市域范围内提供服务。2017年的方案中提出,选择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外商投资设立娱乐场所和演出经营单位,不设投资比例限制。到2019年进一步扩大开放程度,在文化娱乐业聚集的特定区域,允许设立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这一条中,相对2015年放开了服务地域限制,规定可以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服务。

织梦好,好织梦

  有从事文娱投资的人士告诉记者,宏观层面来看,国内资本现在都很谨慎,尤其是文娱投资方面,因为文娱业相对一般的消费类投资不确定性更高,标准化流程不够,且并购整合难度大,资本退出存在困难。而开放了外资以后,从资本层面可以做一个补充。 dedecms.com

  对此,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产业国际化战略研究所所长崔卫杰表示,文化领域开放措施逐步扩大,既符合我国推动全方位对外开放的总体要求,又是北京文化中心建设的内在要求,是服务北京四个中心建设的重要举措之一。对文娱产业而言,有助于增加有效竞争,提高文娱产品供给质量和水平,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同时,也进一步丰富国际文化交流形式,提升中国文化软实力和国际影响力。 内容来自dedecms

  魏鹏举认为,国内文娱市场的更高水平发展需要更多的竞争,文娱业与国际同行业既要竞争也要合作,不竞争就提升不了国内的水平,不合作也无法更好地助推中国文化走向国际市场 。开放有利于提升国内文化产业领域的活跃度和市场竞争水平。

copyright dedecms

  姜荣春分析认为,国务院对北京市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的最终要求是,通过先行先试,构建与国际通行规则相衔接的服务业扩大开放基本框架,形成可推广可复制的制度成果,为推动全方位开放做出贡献。文化产业的开放无疑也承担着上述历史使命。

copyright dedecms

  因此,上述开放措施对于全国的借鉴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两个方面。首先,释放了党中央国务院扩大包括文化产业在内的服务业开放的战略雄心和政治意志,这些试点工作一旦取得重要突破,积累了较为成熟的实践经验,将进一步向全国复制推广。例如,自贸试验区已允许设立外资独资演出经纪机构和独资经营娱乐场所。继北京之后,2018年,上海自贸区也设立了首家外商独资演出经纪机构信德前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此外,北京既然是首个服务业扩大开放试点,不排除有条件的地区也可以考虑借鉴北京经验,结合自身优势,在内外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围绕文化产业开放领域开展有的放矢的多元化探索试验。 本文来自织梦

  如今,上述开放措施已经陆续产生实质效果,为北京文化市场注入了国际化新元素。例如,2017年4月,美国龙之传奇娱乐有限公司设立的 “龙之传奇(北京)国际艺术有限公司”,作为北京首家外商独资演出经纪企业正式落户天竺综合保税区文化保税园;2018年1月,日本爱贝克思集团控股公司出资设立的爱贝克思(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正式落户位于北京朝阳区的国家文化产业创新实验区。 织梦内容管理系统

  姜荣春对记者表示,北京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工作的开放逻辑和方法论是从市场渠道到内容生产,循序渐进,这样既可以较快见到开放效果,又有利于把控风险。

本文来自织梦